記得上香料的異想世界初級班時,有人帶來蝶豆的種子,我分到幾根乾透的豆莢。我沒打算種它,帶回家後順手放到抽屜。

剛採下來的蝶豆花 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我買了香茅,因為太壯碩,必須為它分株。我分了兩株種在陽台鐵窗架上的空花盆中。大部份的香茅則種在靠北陽台的大花盆中。我想既然早晚要餵它們水,乾脆種幾棵蝶豆好了!於是我在兩盆香茅旁,分別種下四粒種子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蝶豆很快的發芽了,也長出葉子,卻沒料到鐵架上的蝶豆幼苗竟被拔除。想也知道是家中另一人的傑作,我問他:「你為什麼拔掉蝶豆苗?」老先生卻回說:「我以為是野草!」

 

我趕快告訴他那是我種的蔓藤花,大花盆還有幾棵,請他不要碰我的植物!

 

變成孤兒的蝶豆,竟然十分爭氣,不僅每片葉子都長得方頭大臉,腰幹也越來越粗,它的手腳生得特別快,不久就在鐵窗上佔有一席之地。

只開一朵蝶豆花的盆栽  

 

反觀它住在樓下大花盆的姐妹,不知是否通風欠佳?或是見不到陽光?一直病懨懨的,小小的葉子,一根根細細的手腳,讓我懷疑它們隨時都會夭折。我唯一的堅持是:一視同仁的為他們補充飲料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最近,這四個發育遲緩的蝶豆姐妹終於有點起色,有三隻細細的小手,開始伸長,已攀上竹棍。只是它們成長的速度未免太慢!而它們那瘦弱的體型,讓我對它們的未來,不敢抱太大的希望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前些日子,我又種下三顆蝶豆種子,有一顆種子和香茅中的大姐姐作伴;另兩顆種子則種在一個小花盆內。它們很快的發芽、長葉,奇怪的是:兩姐妹長得竟比另一顆要快多了!

 

今天中午,我在陽台看這幾株蝶豆的成長狀態。赫然發現鐵窗上,有兩朵紫色的蝶豆花,對著我微笑!我還沒決定要辣手花?還是留它孕育下一代?

(2008/9/9)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蝶豆家族

從第一朵蝶豆花出現,一眨眼又過了兩個月。後來種的三棵蝶豆,和香茅為鄰的蝶豆妹妹,至今比林黛玉還要可憐,既長不高,也長不胖。另兩棵倒是快快樂樂的手牽手,往鐵窗上爬呀爬!三株都站上女兒牆頂,天天歡喜的迎接太陽公公。至於在大花盆中的四姐妹,不知是見不到陽光?還是土質欠佳?總之一直處在病態中。

 

有段日子的早上,最重要的工作是先看蝶豆家族開了幾朵花?採下紫色小花,讓它們在向南的陽台上行日光浴,然後再將乾燥後的花乾放進冰凍庫。因一直沒動手染色,後來就不再辣手摧花,讓它們在陽台上花開花謝,然後孕育下一代。

 

東邊陽台那幾棵蝶豆,真是一群力爭上游的英雌,沒多久就把領土擴張到女兒牆上。我趕緊拿紅色塑膠繩,為它們編織天羅,希望它們乖乖的在網上建立新天地。我還多事的把它們的小手纏在繩上,第二天再看,小手卻纏上第四台的黑線上。試了幾次,發現它們跟我家的小孩一樣,喜歡做自己,因此就隨它們四處遊盪。我花了半小時編的紅網,至今未得它們青睞!

 

再說住在大宅院的四千金,還是堅持「不長」,再加上冬天的東北隅,除了冷風是見不到絲毫陽光。既然它們不死不活,乾脆移民到朝南的陽台,如果因此一命嗚呼,也就認了!它們也有一半機會長得更壯。於是我拿個保麗龍蛋糕盒,裝了土,再將身材嬌小的四姐妹遷進新家。

 

不到一週,它們開始沿著鐵窗往上爬,很快的開出第一朵花。我觀察這群發育遲緩的姐妹,不知因錯過最佳生長期,雖然努力的往上爬,可是爬不高,枝葉也不繁茂。最令我感嘆的是:或許營養不良,它們的花朵不是嬌小,就是花兒沒血色(深紫變淺紫),甚至有畸形花。

沒多久,前後陽台都掛了一根根綠色的豆莢,真像碗豆莢在空中搖擺。我想如果豆莢能吃,倒是不錯的蔬菜。愛玲聽到我的想法,緊張得連忙制止,她說:「千萬別吃!蝶豆花無毒,豆有毒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春節前,今冬最低的寒流來襲,原生地熱帶的它們,在北風及低溫雙重欺凌下,綠葉立即變成枯葉,然後掉落滿地。我想它們已轟轟烈烈的燦爛過,又完成傳宗接代的任務,即使過不了嚴冬這關,也不枉此生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沒想到春風一吹,生命力特強的蝶豆竟然復活了!不僅綠葉重現,久違的紫花又笑顏迎人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誰說蝶豆花只在夏天綻放,它可是四季常春!

2009/3/19

後記:

我發現蝶豆需要全日照,我家陽台的日光不夠,花形小,顏色淡,後來不再種蝶豆。這是當年做的記錄。

 

 

全站熱搜

wang08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