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個月去台南玄空法寺,寺外有幾家賣當地土產的攤子,除了生薑、大蒜、香蕉、木瓜、楊桃等熟悉的農產品外,黃薑也有一席之地,每斤才賣80元!

想起多年前,我在三鳳宮前的青草攤,買的黃薑,不僅貴,體型迷你不說,還溼答答的。如今攤上的黃薑,支支乾爽,顏色黃裡透紅,看來健康極了!

我想起某大學校長,很認真的推廣黃薑;我在網路上看到台東有不少農民種植黃薑,或許因此黃薑產量爆增。好像年初曾發生黃薑滯銷的新聞。

記得有個美食節目,有聽眾問主持人,黃薑如何烹調?沒料到答案是:薑黃粉才能食用!連美食專家都不知如何處理黃薑,也可見台灣人對黃薑太陌生。

友人曾送我以黃薑做的薑黃糖,那味道有些恐怖!小販告訴消費者黃薑煮水喝就能防失智、防癌、保肝……黃薑除了煮水喝外,有沒有其他的吃法?小販只是搖頭。

網路上有人分享「薑黃飯」的做法,好像多以薑黃粉為主。少有人提供如何烹煮黃薑?推廣者或賣苗者只對黃薑的藥效有興趣,至於怎樣吃,壓根不關心。我不知種植黃薑的旋風,能維持多久!它是否步入香蘭葉的後塵,很快的被農民唾棄!有待觀察。

     還記得友人初次種黃薑,沒想到大豐收。他問我黃薑怎樣吃?我說最簡單的是做「薑黃飯」。幾天後他說:「薑黃飯太恐怖,一股濃郁的藥味,怎麼吃得下!」我問他的做法?答案是:「不就把黃薑和米混合煮!」

     我馬上知道問題出在那裡?印尼、馬來西亞人做薑黃飯,最簡單的版本也要加鹽和椰漿;進階版則再多加香蘭葉和香茅。此外隨各地習慣再加不同的香料。至於薑黃飯的做法也有懶人法以及傳統法。

     我從東南亞姐妹的交談,得知她們在家鄉,因黃薑和椰漿取得容易,基本上薑黃飯都是用新鮮香料。怎樣把黃薑磨碎,調理機就能解決問題,只是黃薑做薑黃飯,顏色沒有薑黃粉來得鮮艷。

     除了薑黃飯,做任何咖哩,除了咖哩粉外,有新鮮的黃薑泥,味道自然好。我從越南姐妹那兒學一道「香茅黃薑雞」,做法簡單,味道極佳,如果沒有香茅,只用黃薑我想效果依然不錯。

     這道菜的材料如下:雞、香茅(量要多)、黃薑塊、黃薑粉、辣椒、蒜頭、鹽、糖、魚露。

做法為:雞塊加魚露加薑黃粉先醃半小時;然後將香茅、黃薑、蒜頭、辣椒切成細末,或用調理機打碎(不要加水,香茅一定要用最嫰的部份;四樣香料的比例,按排列次序遞減)。

油下鍋後,先將香茅、黃薑、蒜頭、辣椒末爆香後,再將醃過的雞肉塊下鍋炒到變色,然後加水,煮到熟即可。

我在網路上找到印尼版的黃薑紅糖水的做法,那就是15克的黃薑切片,放在500毫升水裏,加兩匙羅望子糊,和一點棕櫚糖小火熬煮,就成為好喝的飲料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超夯的薑黃粉

二十多年來,每逢春節或中秋、端午,高市文化中心廣場,都有文化趕集活動。最初我幾乎有集就逛,後來發現攤子和所賣的東西,年年相似,失去新鮮感,也就提不起勁。

今年初再逛時,發現趕集的項目,和印象中大不相同。原來以往的攤位,以傳統的民俗技藝、小吃、童玩為主;如今傳統攤位減少,卻增加不少在地,或標榜有機的農產品,感覺有點微風市集的味道。

走著走著,我看到薑黃粉在幾個攤子陳列,走進薑黃粉專賣攤,老闆娘再三強調:薑黃都是台灣種植,再加工磨粉。薑黃粉是非常健康的天然植物,有防癌、護肝、防失智……功能。於是她給我一份宣傳薑黃粉效的DM

     怎樣吃薑黃粉?老闆娘說很簡單,加水拌勻就可。她馬上沖了一小杯薑黃粉水,讓我品嚐!老實說我真的嚥不下去。印度和東南亞人認為薑黃粉是香料,做飯或做菜時加入,如果他們看到台式吃法,不驚嚇得目瞪口呆才怪!

我沒想到,才幾年時間,薑黃粉居然變成養生的健康食品!廠家多強調有機黃薑,台灣種植再打成粉。網路上也都是薑黃粉的神奇功效,於是薑黃粉的價格,變得相當昂貴!

     其實在南洋雜貨店裡賣的越南薑黃粉,125克才35元,一罐就可用好久。而「小磨坊」或「味好美」的薑黃粉,都是從印度進口,一大罐也不過一百多元。據我所知,印度是全球黃薑最大的產地,印度薑黃粉的品質,該有一定水準。

     列為香料的薑黃粉,比新鮮的黃薑易保存,價格便宜且好用。我認為用薑黃粉做黃薑飯很方便;拿它來醃各種肉類,不管燒烤或快炒,都很美味;炒飯時,也可加些薑黃粉,白飯變黃飯,滋味亦佳;炒花菜、高麗菜時也可加薑黃粉。

東南亞人用薑黃粉,多半會先爆香紅蔥頭末、洋蔥末,再以油炒香薑黃粉,好像這樣做的菜較可口。所以我覺得想要以薑黃粉來養生,與其花大錢,還不如花百來塊買一大罐薑黃粉(也有公司的品名為鬰金粉)用來做飯做菜,相信對身體更有益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wang08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