過坑的黃以郎老師,我們認識的時候,他是吳神父的傳教老師,阿繽是他的太太,有段時間夫妻兩人下山,在台中縣潭子鄉定居及工作,存夠錢後返回過坑,蓋了一座氣派的三樓別墅,以及一家雜貨店,他也是部落第一個開店的人。由於雜貨店賺錢,他有財力競選鄉民代表,也順利當選,想再上一層樓競選村長,卻未能如願。(註:黃老師夫妻在前幾年過世,我拜訪他是二十多年前,那時他們極健康)

 

幾年前,我專程去過坑看他,就是聽說他的後父是巫師,從他那裡可以得到不少有關布農族「巫術」的資訊。可惜的是,黃老師年輕時在教會的傳教學校念書,雖然有位巫師繼父,他卻因宗教之故,對布農族的巫術並未深入研究,對巫師的養成及巫術的法力,所知極有限。其實他一直對傳統信仰懷疑,因為部落人生病找巫師治療,而巫師也會生病,卻要上醫院治病。

 

談到對巫師的看法,我覺得布農族人從小在父母的耳提面命下,對巫師保持「敬鬼神而遠之」的心態。黃老師說:「大人從小就叮囑我們,任何時候都不能一直看人,免得老人覺得別人瞧不起,於是對你下咒;族人走在路上,不能大聲說笑,免得打擾巫師,引來厄運;夫妻切記不可在巫師前相親相愛,免得東西丟了,家庭不平安。山上的東西,巫師都會做法下咒,族人知道沒人敢拿;平地人不曉得利害,見到奇怪的東西就亂拿,好像也沒事,真是奇怪!」

 

以往過坑部落在打耳祭後,成年男子舉行類似避靜的活動,大家祈求上天給神恩,有人會抓到鐵絲,用手揉搓幾下就不見了,那種人是有神恩,也就是巫師的候選人;黃老師抓到的蟲就是蟲,也就是沒有神恩。或許因為這個背景,讓他對巫術的興趣缺缺。

 

說到記憶中的巫術,黃老師對傳統巫師的法力,還是有些印,他說:「巫師施法,不必穿傳統衣服,過程也很快。我記得有種香草(族人會選較嫩的香草給孩子吃),經過巫師嘴巴的咀嚼,再給病人治病,效果極佳。有的巫師靠作夢,夢見河裡有很多魚,部落人照巫師的指示,果然大豐收。我還聽說法力強的巫師,移山、移海都不費吹灰之力。

 

說到巫師消災的工作,我記得有三種情況:第一是以木頭燃燒來砍魔鬼的威力;第二種是夜晚作惡夢,巫婆半夜把頭髮丟掉,而後再撿起放在頭上,據說能呼喚星星下來。第三種是到河邊,像灑聖水般的將水灑在求助人身上,這項潑水儀式的含意是:潑出河水就撥出許多災禍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由於天主教會有個組織名為「聖神同禱會」,他曾經接觸過,所以他直覺巫術和聖神同禱會相仿,因為他在南投縣信義鄉看到參加同禱會的教友,在聖靈充滿時,會說異語,也會為人治病……現象,讓他想起年幼時,見巫師抓著東西,說大家聽不懂的畫面。

 

以往部落內找巫師幫忙的人,大多數是天主教的教友,最近幾年,不知是否因本土化,長老會的會友,如今有事偶而會求助巫師。在黃老師的眼中,都是奇怪的現象,因為巫師和巫術幾乎消失,再恢復實在沒意義。

創作者介紹

王蜀桂的道聽塗說

wang08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sophie
  • 王老師
    我以前訪問過的巫師
    她說很多巫術都師傳了
    或許是傳承之中
    世代失去那種信任感吧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