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投縣仁愛鄉曲冰部落是布農族的卓社群天下,由於部落在中央山脈中的谷地,交通建設艱鉅,因此該地的柏油路,直到民國七十年才修建通車,所以部落保存不少布農族的傳統文化。

 

我在二十多年前去曲冰,拜訪從職業士官退役,曾擔任展望會社工、村長,當時任巡山員的廖金池。我談自己與布農巫術相遇的經過,他肯定那是正統的布農巫,同時也分享他對巫術的知識。我從廖金池的談話,對布農族巫術的特色,有些具體概念。

 

先說巫師的產生,在布農族是天賦的超自然能力,很多人是在夢中被選,大概五~六戶就有一名巫師,男性、女性均可行巫。巫師有四種法力,第一是為人祝福;第二種是為人消災解厄;第三種是替人看病;第四種是下符咒。巫師以服務族人為主要宗旨,不可先談錢再施法;如果受惠的族人,因感恩而誠心回饋食品、布料、金錢……則可接受。

 

布農族最重視打耳祭,時間大約在四月~五月之間,之後巫師有一次類似神修的聚會,在祈禱中每位巫師可以感到自己神力的增減。具體的現象則隨人有所不同,有些巫師會從夢中得到啟發;也有巫師在祈禱時,身體會騰空,飄浮在會場上。

 

一般說來巫師最常做的事是替人找東西,在曲冰最出名的例子,是三十年前,牛還是部落最重要的耕種幫手,耕牛價格非常昂貴。有一天,部落裡有五頭牛一起失蹤,村人當然著急萬分,於是請教村裡法力最強的巫師。

 

巫師做法後指出,五頭牛是平地人所偷,因為路不熟,現仍在山上打轉(也有人認為,巫師早為五頭牛下過符咒,平地人無法趕出山區)。部落人按照巫師指定的方向,果然找到在山徑迷路的笨牛。

 

這個平地人常到部落,和大家都很熟識,算是大家的好朋友,部落的人不大相信;平地人也覺得巫師栽贓,很不服氣,要大家來評理。於是以一堆木柴為證,看誰能讓它自燃?平地人成功,表示他被誣陷;巫師成功,則證明他為偷牛賊。巫師輕施法,木柴很快的自己燃燒起來,逼得平地人俯首認罪。

 

我想起那件部落丟牛的往事,我還記得吳神父告訴我這件往事的神情,還記得他說偷牛的平地人不知道路,在山中迷路。他卻沒說出與巫師有關的這一段情節,想來他不願我曉得布農族太多的「巫」事。

 

據說由於這位巫師的法力高,仁愛鄉警察局遇到難破的案子,都會請他去作法,指出歹徒的特徵及藏身所在。最有名的案子是曲冰隔壁的萬大部落,曾發生一件兇殺命案,一個平地人被害,警方破案的關鍵,就是靠巫師施法,看出誰是兇手?才能順利的破解謎團。可惜這位高人,早在數年前就過世,曲冰部落再也沒有出現法力高強的巫師。

 

布農族的巫師做法,通常是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時下咒,趁人不備才能得逞;巫師通常喜歡在小東西上動手腳,比如在雞蛋上下符咒,讓心懷不軌的人被黏住。廖金池提到這點,我忍不住想起童話故事中,那隻金鵝後被黏住的一大串好奇的人,原來那也巫師的符咒!

 

廖金池還記得童年時,父母常叮嚀孩子不可碰這?不要摸那?小孩不聽話,常會被下過咒的東西粘黏,不得動彈,直到父母來個「人贓兩獲」。孩子被逮的次數多了,也就學乖,養成聽話、不亂拿東西的好習慣。此外,父母還常告誡子女「不可隨意注視他人的眼睛,免得惹來符咒之禍。萬一被巫師下咒,想要解除,必須找位法力更強巫師,否則無濟於事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王蜀桂的道聽塗說

wang08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