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嬌是過坑的布農族人,她念高中時我們就熟識,如今她的女兒都結婚生子,外孫都念小學了。雖然南北相隔,我們仍有連絡,這兩年我多次打電話到她家,總是沒人接電話,變成失聯友人。

 

       記得三十多年前,她曾告訴我,陪姐姐去東部找巫師治病的經過情形,由於內容太驚爆、太不可思議,我聽過後從此忘不了。可惜的是:她說故事時,我對東部、南部的原住民部落的分佈不清楚;對各族群的傳統巫術更不清楚;也弄不清楚各族群部落的名稱;我未追問詳細背景資料,我只把它當作荒野奇談來記憶!

 

        十多年前,我去她苗栗的家借宿,想確認她曾走過的山路,可能是何處的巫師?提起這件往事,她竟然忘得一乾二淨,我想追查真相的心願也破碎了!

 

        我記得的故事內容如下:她的二姐生病臥床,儘管看遍南投、台中及台北的大小醫院,她的病就是不好。盡完人事後,身體依舊痛苦,於是有人建議,去找一位法力高強的巫師解厄,病症可能痊癒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姐妹兩人照部落長輩提供的途徑,從埔里出發,先乘公路局巴士到台中市,再換搭火車到高雄市,然後換公路局車到台東市……,總之花了三天才到那個位於深山的部落,見到據說法力高強的巫師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巫師做法後,告訴他們病因是部落中有個男人暗戀其姐,不料其姐並不愛那男子,反而另有所愛。男子因愛生恨,找巫師在她家外施巫,這也是其姐的病,看遍各大醫院卻無效的理由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這位巫師的法力的確高明,他為其姐做解咒的巫術,然後徒手至其姐的肚子,抓出一根鐵鍊。巫師兩手血淋淋,姐姐的身體卻沒有開刀的痕跡,鐵鍊取出後,其姐的病立即痊癒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我有片菲律賓搜奇的DVD,片中拍下菲律賓巫師徒手進入病人肚中的記錄,和友人描述的畫面極類似。

 

       我將此故事說給許多原住民朋友聽,不管東部、南部或中部的布農族人,都不約而同的說:「這是很傳統的布農族巫術,可惜法力高強的巫師,多半都已去世,巫師也幾乎從部落消失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一直希望找到朋友口中的巫師,以我的推測,該是南橫公路的利稻、霧鹿等布農族部落。我曾將這件往事告訴霧鹿國小退休的胡金娘老師,她對布農族巫術和巫師極熟悉,她想了好久,卻沒有絲毫印象。這則故事成為我心中的懸案。

創作者介紹

王蜀桂的道聽塗說

wang08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