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著李家同教授「讓高橋倒下來」一書的暢銷,讓「垂死之家」在台灣的名聲甚大。也因為那篇文章,腦海中想像的「垂死之家」,屋內躺滿奄奄一息的病人,志工們忙裡忙外的,吃力的為街友服務。我有點擔心自己半百高齡,無法承擔勞累的苦活,連臨陣脫逃的台詞都想好。

  沒想到我居然能在「垂死之家」,輕鬆的做了半天志工,還不覺得疲憊。我的經驗不是說李教授誤導讀者,而是我們二十多人到垂死之家,只做半天工,宛如蜻蜓點水,加上現在到「垂死之家」的志工多,工作量自然不大,也就不感到勞累。

  我們第一天服務,領隊姜樂義讓大家分三組,到三個不同的地方服務。沒想到「兒童之家」的修女,要求「志工證」,那組人馬才服務十多分鐘,就被修女請走。因為我們的時間有限,沒法等到週三申請志工證,所以就不去兒童之家。又因為從那天起不租專車,我們得靠巴士、地鐵以及雙腳到目的地。「重病之家」(大鴨蛋之家)離我們住的地方較遠,交通不便,於是全體人馬都湧入垂死之家。

我在垂死之家.JPG

  

wang08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我們到加爾各答第一天,姜樂義就帶大家參觀仁愛傳教修女會總部(Mother House),因為德肋撒姆姆的遺體就葬在樓下大廳。

這棟位於鬧區的四層高大廈,據說是位回教商人捐給德肋撒姆姆,而「垂死之家」的房舍,原來就是間印度廟。就因為修女無私的愛心,真正照顧最小的兄弟,因而她能在加爾各答跨越宗教籓籬,得到不同宗教的資源。

德肋撒姆姆的家.JPG 

wang08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我在印尼兩大都會遊走半個月,回台的感想竟是「飽嘗軟禁的滋味!」友人乍聽之下百思不解。當我說出房子的大門,隨時由鐵將軍把關,主人絕不放心妳單獨在街頭巷尾趴趴走,整日鎖在室內,不是軟禁又是什麼!

      印尼華人對當地人,既抱優越感,又帶濃濃的不安全感。華人的恐懼,該來自不斷的排華事件,特別是19985月,印尼各地對華人商店的打劫、燒燬及殺人和強爆婦女等令人髮指的事件。

wang08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  印尼排華早就惡名滿天下,特別是19985月發生的排華事件,更引起全球華人抗議。而印尼禁止華人讀華文,甚至改中國姓名為印尼名,早就是舉世聞名的惡行。

      我像一張白紙,帶著這三種想法到印尼,半個月走訪兩大都會,拜訪華人家庭,最後對華人在印尼的處境,竟得到「沒有政治力的殖民者」答案,相信這該是許多做外配服務的社工,感到錯愕的結論吧!

      從進入雅加達機場,我遇到的海關、警察、搬運工……都是印尼人;住飯店及到百貨公司吃飯,所有的工作人員都是印尼人,消費者卻都是華人。問友人「百貨公司裡為什麼都是華人?」她說:「這是華人區,消費者當然是華人!」

     友人家住印尼第三大城棉蘭市,不管三輪車夫、黑手等做苦力的人,都是印尼人。華人都做什麼?答案是:「有錢的華人是大老闆,會請許多印尼員工;一般人則做生意,華人不會做工的。」

     友人家請一位印尼女人,天天到府打掃房子、擦地、洗衣。女主人說:「那工作很累,交給印尼婆做!反正工資不貴。」原來在印尼的華人婦女,不屑做這種粗活。

wang08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未踏上印尼土地之前,我雖然早知嫁到台灣的印尼姐妹,百分之九十五是華人,卻以為華人在印尼早被邊緣化,躲在窮鄉僻壤。而這些年看了不少報導,都說印尼華人女性因窮困而嫁來台灣,於是想當然認為在印尼的華人生活,都過得拮据不堪。

wang08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